手機hk4pxcom

hk4pxcom|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遊|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hk4pxcom > 新聞中心>娛樂新聞> 正文

導演程偉豪:希望《緝魂》拍出東方軟科幻的味道

2021-01-16 08:41:21 智能朗讀:

在拍攝了《目擊者之追兇》等頗受好評的懸疑犯罪片後,青年導演程偉豪的新片《緝魂》1月15日正式公映,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程偉豪強調,這次自己嘗試拍攝一部東方式的軟科幻電影,“希望將西方的靈魂概念和東方人對於生命的感受結合起來,探討科技高速發展會給人性帶來怎樣的改變。”

談故事

在小説基礎上加入東方靈魂概念

《緝魂》改編自科幻作家江波的小説《移魂有術》,講述了張震飾演的38歲檢察官梁文超身患癌症,知道時日無多,為了給剛懷孕的妻子刑警阿爆(張鈞甯飾)減少負擔,決定重回工作崗位探查近期發生的一起富豪離奇命案。在偵查過程中,二人發現,利用RNA技術可以將一個人的靈魂移植到另一個健康的人身上,命案背後盤根錯節,兇手難以確定,在情與法之間,二人分別作出了自己的選擇。

程偉豪坦言,看完小説後,自己最感興趣的就是書中“靈魂轉移”的部分,並且就這一理論詢問過相關專家,“這是有真實科學依據的,利用大腦中的RNA粉末有一定機率可以將人類的認知記憶複製並移植到另外一個人的身體裏,從而在這個人身上可以獲得另一個人的記憶。”

在改編劇本的時候,程偉豪就在思考,是不是可以雜糅進一些東方的觀點,“在東方人傳統的觀念中,人去世後也會有靈魂,但是靈魂真的能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嗎?”他在此基礎上進行了劇本的改編工作。

這幾年,由於家人的關係,程偉豪對生老病死有很大的感受。在改編劇本的時候,他的父親由於癌症去世,最後半年的生命狀態,給了他很大的衝擊。可以説,片中張震飾演的梁文超和張鈞甯飾演的妻子阿爆的心路歷程就來自於程偉豪真實的生命體驗。“看到了這些生離死別,讓我開始思考靈魂與肉體的關係,成為我想創作這部電影最主要的原因。”

每部電影都有一個最想表達的情感,在程偉豪看來,《緝魂》這部電影就是親人之間的愛,尤其是伴侶之間的愛,“為了你愛的人,你究竟會做到什麼程度,尤其是在生老病死的極端狀態下,可以更加深刻地去體現這些事情。”

談演員

張震演出癌症病人的真實狀態

張震一開始就是扮演片中梁文超檢察官的首選,程偉豪看了他主演的《繡春刀》後,非常喜歡,覺得他除了長得帥,眼神也非常有故事性。在寫劇本的時候,一直拿他的樣子做設定,隨後抱着試試的心態去聯繫張震,沒想到他看過第一稿就非常有興趣,“他是第一個定下來的演員。”

程偉豪第一次見面就提出了瘦身的要求。因為目睹了父親去世前的狀態,他認為要想演好梁文超,瘦是最基本的,他建議張震最少減重20斤。張震一開始有點擔心,畢竟一個人年過40,代謝就減慢,一下子減掉20斤,難度很大,但他很快決定要挑戰一下自己,“我們一拍即合。”

三個月的時間,劇組專門為張震找來營養師,營養師定了一系列計劃,比如第一個月要增肌,要運動,還要吃特定的營養餐;第二個月的時候,就需要快速的瘦身,這時候要減肌減脂,持續控制飲食;到了最後一個月,每一餐就只是吃沙拉,再加上運動,張震很快就瘦了下來,“最多的時候,他的體重降低了24斤。在整個過程中,他的抵抗力變弱了,甚至有上吐下瀉的時候,還容易感冒。”

程偉豪認為,沒有消瘦的身體,一個人的病態感光靠演是演不出來的,“我真的非常感動,作為一個演員,張震願意為了角色付出這麼大的努力。”

跟張鈞甯也是第一次合作,程偉豪看過她以前演的很多古裝戲,發現她的角色都有堅毅的氣質,這跟《緝魂》中的阿爆非常像,這一點很打動他。但他對張鈞甯也提了一個要求,就是留短髮,“我的心中,大部分女刑警都是留短髮的,雖然她的經紀公司很反對,但她本人很快就答應了。”

談拍攝

希望拍出《機械姬》的軟科幻味道

程偉豪這次想嘗試混合類型片的拍法,“我希望做一個東方科幻的類型,有軟科幻,有近未來的設定,有東方的神祕和奇幻色彩。”他心中的對比目標是《機械姬》和網劇《黑鏡》,這兩部影片都是發生在近未來,跟現實生活比較接近。

《緝魂》在故事的講述方式上也跟程偉豪以前的作品不一樣,前半段節奏比較緩慢,目的是讓觀眾能充分感受片中人物之間的情感和關係,到了後面部分,情節開始快速反轉,謎底一個接一個揭開,高潮迭起,“這樣觀眾就可以快速理解角色背後的動機,為影片最後高潮的到來做鋪墊。”

在拍攝上,最難的就是營造出片中的科幻感。因為故事的時間設定在近未來,地點是一個看起來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的城市,因此片中有很多的細節需要不斷地調整和斟酌,以達到東方式科幻片的效果,比如片中多數的場景都是搭的實景,用的是那種東方式的木質調;在服裝上,多數都使用“灰階色調”,也會有藏青色、薑黃色和孔雀綠等來與人物心境相匹配;片中出現的城市永遠都是被霧霾籠罩着,街道上偶爾透着冰冷的霓虹燈的光,“用這些細節來體現近未來的科幻氣質。”

片中出現的醫療設備和電子設備,也是“要新不新,要舊不舊。”程偉豪特意去查了未來10年人類可能會出現的科技設備的書籍,並運用到電影中,比如説雲智能,可以虛擬操作的平板電腦等,這些細節都在電影中有所展示。

科技是一把雙刃劍,現在人類的科技一日千里,將人類的意識複製保存從而達到“永生”的日子已不再遙遠。當這一天真的到來,人類又會面臨哪些難題呢?程偉豪表示,這正是自己在《緝魂》中探討的話題。片中的反派就是一個想要永生的人,他利用RNA人腦複製技術,肆意剝奪他人的身體,並且形成很多法律、倫理道德的新難題。“他內心的惡魔越滾越大。科技的過度使用會給人性帶來哪些質變,我已在電影裏面完整呈現了。” 

據《北京日報》

來源:

關閉